衿叶月明

【日暮叹归处,不复蒹葭路】

【影评】《理发师陶德》的阴谋与爱情

uiom:

疯狂安利一下这部电影!超级超级超级棒!


雲绯:



蒂姆·伯顿的电影因光怪陆离、魔幻惊悚而广受粉丝赞誉,他的御用男女主约翰尼·德普与海伦娜·伯翰·卡特在每一部蒂姆·伯顿的电影中都表现极为出色,正如惊悚电影《理发师陶德》中一如既往地优秀。




理发师陶德,即斯芬尼·陶德,据说他是历史上一个真实存在过的变态杀人狂。电影中的拉芙特太太也确有其人其事,她是陶德的情人,开着一家肉馅饼店。拉芙特太太与理发师陶德狼狈为奸,合谋杀死了许多理发修脸的顾客,再把尸体做成肉馅饼售卖。案发后举国震惊,陶德被绞死,拉芙特太太在监狱被毒杀。








在电影《理发师陶德》中,黑暗的基调下充斥着复仇、爱情、血腥与背叛。其中的几个着眼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拉芙特太太对陶德的卑微爱情




这段单恋是将拉芙特太太形象升华的重要因素。从拉芙特太太认出陶德的真实身份——本杰明·巴克开始,拉芙特太太的命运就已经和陶德纠缠在一起了。








由于受到命运的驱使,陶德不得不与拉芙特太太结盟。在陶德的心中,妻子已经“去世”的客观条件下,如果他再娶,也非拉芙特太太这样的女人不可了。但是我们从陶德过往的生活片段中可以看到他对妻子露丝是怎样的深情,他喜欢的又是怎样一个女人。陶德和露丝在一起的时候,脸上挂的是满是温暖阳光的笑意。









但是在拉芙特太太所幻想的自己与陶德的美好生活时,陶德即便是在幻影里也是一脸麻木。从拉芙特太太的表情上看,她早已深深爱上这个男人,哪怕陶德一直是冷漠脸,她也心满意足。拉芙特太太的心愿无非是带着小学徒(她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和陶德一起撑着小阳伞散步,在海边晒太阳,在自己的家里做吃的招待客人……




就是这样子而已,仅仅是这样子而已。




看上去阴森可怖、做人肉馅饼的疯婆娘拉芙特太太内心深处,不过是渴望小女人式的家庭幸福。












这其中还有一个小细节,就是拉芙特太太幻想中的自己与陶德的婚礼。幻想中德拉芙特太太满怀期待和憧憬,望向陶德的目光满是爱恋。而陶德的表情宛如参加葬礼。在牧师问起二人是否愿意与对方结合的时候,拉芙特太太很高兴地说愿意,而陶德沉默了数秒后才点点头。




他什么都没说。






陶德不爱拉芙特太太,这已经是非常明显了。拉芙特太太不知道么?她当然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相信。在她卑微的爱情幻想中,她指望婚后陶德能对自己有一点温情与爱,正如下图所示,陶德把手放在拉芙特太太的腿上。









拉芙特太太沉浸在幻想中不愿醒来,直到小学徒托比来提醒她陶德不是好人。










小托比以为拉芙特太太不知道陶德是个坏人,但是他却不明白拉芙特太太对这一点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清楚。








小学徒把拉芙特太太的手握在手里,他所讲出的话宛如一个陷入爱情的少年所作出的表白。小托比或许正是象征着某种新鲜的、未知的爱情召唤。
















小托比的告白与陶德的冷漠产生鲜明对比,拉芙特太太显然也刹那感动过。但是这些话如果是陶德讲出来的,那么拉芙特太太会多么高兴。但是小托比终究只是小托比,拉芙特太太的心上人还是冷漠无情的陶德。









拉芙特太太只爱陶德,尽管陶德根本不爱她,她还是义无反顾,哪怕最终会遍体鳞伤、满身血腥她也愿意爱下去。这个时候,就不难想到海伦娜所扮演的另一个角色——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了。









同样是面对自己爱得义无反顾、对方却无动于衷,甚至不把她当人看的痛苦爱情,贝拉特里克斯与拉芙特太太都爱得十分痛苦。但她们却不愿回头,谁让她们爱的就是这男人的恶魔人设。




重度受虐病的临床表现不过如此了。








陶德在烧死拉芙特太太的时候,面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的眼睛里毫无一丝怜悯。陶德完全不在乎拉芙特太太是如何爱他,是为了得到他才欺骗他向他隐瞒露丝还活着的事实。他只是要她死,因为是她的缘故自己才误杀了露丝。




火中的拉芙特太太会难过么?她会为自己的爱情后悔么?她会认为自己错看了陶德这个人么?








看看拉芙特太太曾经偎依在陶德身边的表情,我猜她不会后悔,即便这一切重来一遍,她还会义无反顾地爱上这个恶魔理发师。








二、本杰明·巴克陷入癫狂和误区的爱情




这世上本来没有理发师陶德,只有本杰明·巴克。他本来只是个生活美满的理发师,因为特平法官的介入失去了妻女。复仇的怒火让本杰明丧失了理智,他锋利的剃刀开始伸向了无辜的人。




陶德杀了许多独自来理发的男客,但是有一次带着妻儿来理发的男客被陶德手下留情了。这就说明陶德的内心深处并非完全被恶魔侵占,他不忍心亲眼看到别人的妻女失去丈夫。





但是只做一次好事不能抵消他一生的罪恶。




陶德要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陶德误杀了妻子露丝,表面上看这都是特平法官和拉芙特太太的过错。但是被恶魔侵蚀心灵的陶德却是真正的罪魁祸首,他以为自己杀的仅仅是无辜的人,没想到是自己认不出来的妻子。




他终于得到了上帝的惩罚。










故事的最后,杀了许多无辜的人、杀了特平法官和拉芙特太太后的陶德,抱着妻子的尸体死于同样的刀法。这一刻的恶魔理发师的鲜血流满地面,他一生的爱与恨都随之结束。




理发师陶德的故事是个悲剧,他本身是个受害者,对命运的愤怒扭曲了他的灵魂。即便是观众再同情陶德的遭遇,也只能长叹一声将他送上绞架。




大反派特平本身就是个道德败坏的法官,这就在告诉观众平民本杰明·巴克是别想用正规法律手段为自己讨回公道的。像他这样的小老百姓在恶棍当官的面前是没有反抗能力的。




王法和天理,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都是废纸一张。








陶德的悲剧就在于,除了他自己利用剃刀执行私刑外,他根本没有办法讨回公道。除了个疯疯癫癫的拉芙特太太,没有人支持他复仇的计划。




而现今社会,这样的悲剧屡屡上演。那些为死去亲人讨公道无门的平民百姓,硬生生被逼成了变态和疯子。




唉。













相关链接:雲绯【HP相关资料分析】文档总览




雲绯【世界文学名著、童话、漫画、电影】评析存档




雲绯哈利波特微信公众号:戈德里克山谷(HPlove731)




历史号:故纸堆间;文学号:芳绯文学










我去滤镜真的太无敌了

他没法回头
事已至此
他再不能回去

妈耶漫威和hp!我死了呜呜呜

△馬洛循環△:

本宣来啦!~2018同人涂鸦本❀96p↑↓全彩B5

cp包含:锤基(主要),虫铁,reylo,ggad,拉屎组,萨杰,贾尼,贱虫

购买地址→❀❀❀

明晚八点半开始预售~撸否还是老套路,评论抽奖~

前5名的神秘礼物(x)是限制一个id(同一个地址?同一个人?)一个,因为我知道有小伙伴手速能开挂hhhhhh

以及,以后我的周边都会放这家店,业务还不熟悉,遇到什么问题及时问客服嗷~

以上!~谢谢大家~亲亲亲~


一個秘密。[GGAD/回憶體。]

Cosimo。:










如果不认真将1900年的夏至,阿特丽女士将内衣落在了山脚下的别墅里,引发的一场轩然大波令人啼笑皆非,其他事件则令人沉沉欲睡,毫无波澜可言。





你说有趣的事儿?除了发明些无伤大雅的魔咒,将清泉变成滚着泡沫的火焰威士忌,或者成为野游的水鬼。不如耐心点儿,夜晚的戈德里克山谷总能听到孤独的小提琴手在花园的一边演奏,麻瓜称之为舒伯特或是贝多芬的作品,我对此不甚了解。有意思的地方就只余下一处墓地,不谙世事的白色幽灵冷不丁给你一个贴面吻,小提琴的高潮迭起,单曲重复里和幽灵跳踢踏舞。




巴希达·巴沙特女士的蛋糕有一股熬制过久的弗洛伯毛虫的气味,乏味可陈,让我想起德姆斯特朗特产的火蜥蜴,在坩锅里举着钳子炸裂起一小簇火焰,烧掉了傻瓜克罗夫的长袍,而我不会承认那是一点无可令人怀疑的铁火咒,那群白痴可不会翻《高级咒语》,他们只会吱哇乱叫,像是晕头转向的小脑萎缩的巨怪,鼻孔里四射着火星,还得靠人浇一杯黄油啤酒。




那都是那个夏至之前的故事。那时候一切还称之为少年时代,巫师的世界还处于创世之处迷蒙懵懂的时代,没有强有力而充满知识的头脑来领导愚昧无知自甘堕落的群众,一切在表面欣欣向荣,沙龙和宴会。




我翻遍了老巴沙特的所有藏书,在纸张里嘲讽当世人的软弱无能,过分的记忆总让人感觉到生活的琐碎太甚,名人真真假假的遗书,魔法界进度缓慢的发明,逃窜的神奇动物,漫长的无趣的夏天,世界成了颠倒的炼狱。




老巴希达,那个蠢蛋。我在扔了她蛋糕的第二十七次时掐死了她的蜥蜴,丑陋的眼睛翻在我的手臂上,我拿火烫出一个疤,她非得说我是发疯的狂癫,震惊从她像枯萎花瓣一样的皱纹里宣泄出来,我看见她把邻居叫来,我称之为“绝妙无比的优等生”,她中了邪,喋喋不休地幻想着那个看起来娇贵,傲气的英国男人能教会我什么鬼东西。





他独一无二的红头发。

他叫阿不思,他说。阿不思·邓布利多,省去了中间冗长的中间名,或者,阿尔,他换了个语气。






就在那个时候,1899年,十六年五个月又二十天,一个散发着青草香气的,金色的夏天,我偶然间在戈德里克的山谷找到了一簇耀眼的,闪光的红色头发,这让我想起六岁时候妈妈箱子里的最后一瓶香水,碾碎了独角兽的尾毛,和月长石,栀子香。




我偷出来撒在地上,用早熟的魔法把它变成了一串蝴蝶。我追了一只又一只,最终醉倒在栀子花的香味里,像喝多了的醉汉跌倒在酒馆。





多年以后我试图回忆起那个被浪漫主义模糊了色调的夏天,红色头发,少年,胴体,青草地,看到的只是午后阳光下纷纷扬扬落地的树叶,和光影中男孩隐约的轮廓。






“在那之后我站在MACUSA的楼梯上看着巫师来来往往,在被彩色玻璃过滤过的黄昏中沉默,烟雾和灰尘模糊了人的轮廓,你——1899年的你——立在塞拉菲那的画像下静静地注视我。当我再次眨眼时,你已经消失不见。”





而我始终没告诉你的是,我还是偷了你的笔记本,撕成一片又一片,我用魔法变出永生存在的不枯萎的玫瑰,和那年的回忆一道塞进了罐头里,埋在戈德里克山谷脚下的第十二根松木下。





布谷鸟又在唱,你从镜子另一侧看我,透过半月牙的镜片,在九十八年四个月零六十天。





“后悔吗?”














“你把我的回忆挖出来烧掉,阿尔。我留了个魔法,你知道,我擅长的烈火,玫瑰花会砰地炸出烟火,红色的,像极了你在二十岁留的红色的长头发。”












END.

中午看到这段了……按了暂停键我整个人哭死

同福里的徐先生:

“莉莉!”
那只银蓝色的小鹿在偌大的屋子里快活地蹦跳
“那么久了,你还是……”
他眼睛离不开那只小鹿,那好像是另外一个人,是那个他永远忘不掉的人。
“一直都是。”

Had l not seen the sun l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Emily Dickinson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新的荒凉。

循环

唔唔这个这个

酒家老九:

车内的空调坏了,这让公路旅行变得艰难,他停车在路边酒吧。


“痛苦的一天,我的空调早在德州就坏了。”他对酒保发牢骚。


“可这儿就是德州。”角落有人高声说,然后那个人忽然起立,从酒吧冲了出去。


“奇怪的人。”他想,落座在刚刚那人的位置上。


酒吧的门再次被推开,有人来到吧台旁边对酒保发牢骚:“痛苦的一天,我的空调早在德州就坏了。”


他玩心大起,说道:“可这儿就是德州。”


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从酒吧冲了出去。

父与子

惨兮兮的扁虫 记住了

tupi:

  “好好训练你的肉刃,那是你猎食的本钱。”他嘴里嘬着一只锃亮的空贝壳,看样子他已经叼着那玩意很久了。




  孩子听话地挥动着肢体,突刺的力道充满了年轻的活力。




  “一旦遇到对手,你就把那家伙狠狠地揍翻在地,捅进他的身体,让他带着你的种滚回去养胎。”他说得兴奋了,也挥舞着肉刃,上面隐约可见沧桑的伤痕。




  “那我是怎么出生的?”孩子忍不住问道。




  他噎住,半晌悠悠道:“那是意外,孩子……以后你就知道了,我们可是扁虫啊!”